咨询电话:  13852886598
本所所训:同舟共,执信有

联系我们 | CONTACT

电话:0523-87775550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研究 >>  民商法律研究

向债务人追偿并非已履约保证人向其他保证人追偿的先置程序

文/王 樱(一审承办法官)

摘自《人民司法》2014年第22期,总第705期

【裁判要旨】已经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或者要求承担连带责任的其他保证人清偿其应当承担的份额。二项追偿权并列,向债务人追偿并非是先置程序。

□案号 一审:(2013)绍嵊商初字第902号    二审:(2014)浙绍商终字第533号【案情】

原告:王建波。

被告:李国芹、石冠雄、浙江省嵊州市锦时领带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时公司)。

王建波起诉称:2011年11月6日,由陈建华、陶贤祥、邢承林、李国芹、王建波作为联保体受信人,与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绍兴分行(以下简称民生银行绍兴分行)签订了一份最高额保证综合授信合同,约定由上述5人作为联保体受信人,向民生银行绍兴分行申请使用1450万元的最高授信额度,在最高授信额度内,联保体任一成员对全部债务承担保证责任。同日,由锦时公司与民生银行绍兴分行签订最高额担保合同,约定由锦时公司对联保体受信人与民生银行绍兴分行主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最高额连带保证责任。同日,邢承林与民生银行绍兴分行签订个人授信项下借款合同,约定由邢承林向民生银行绍兴分行贷款300万元。该贷款已按约发放。2012年11月,因邢承林未按约归还贷款,王建波于2013年11月8日为邢承林归还了贷款387383.29元。王建波代偿后,要求李国芹、石冠雄、锦时公司按份承担保证责任,但遭到其拒绝。王建波遂要求法院判令:1.李国芹、石冠雄、锦时公司立即向王建波清偿在保证责任范围内应承担的份额96845.82元,并偿付自2013年11月8日起至实际付清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2.本案诉讼费由李国芹、石冠雄、锦时公司承担。

李国芹、石冠雄、锦时公司答辩称:一、关于本案的担保种类与担保人数。本案存在下列担保:1.陈建华、王建波、陶贤祥、李国芹、邢承林五人相互间负连带责任保证,保证人超份额承担保证责任有进行追偿的可能性。2.五人各自分份额的质押担保。3.配偶与保证人本人一起参与对民生银行债权的保证,系对民生银行提供的分别保证。4.保证人投资企业对其中一人借款提供的保证亦是一项分别保证,共五家企业保证。二、关于本案的法律规定:担保法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担保法司法解释)第38条、第131条。三、关于本案的还款事实。对于民生银行对邢承林借款进行扣款或王建波还款的数额没有异议,但对所归还的性质必须予以特别说明:王建波代偿的387383.29元系其质押担保款及孳息,只存在向被担保债务人追偿问题,不存在向其他出质人追偿问题。四、本案追偿权行使的另一障碍是债务人的债务尚未全部清偿,本被告仍有对民生银行还款的义务,这意味着分担数额尚不确定。综上,请求法院驳回王建波的诉讼请求。

【审判】

浙江省嵊州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对该案四个争议焦点评析如下:

一、在债务人的债务尚未完全清偿的前提下,已经履行代偿义务的保证人(或质押人)可否向其他保证人(或质押人)追偿?截至2013年11月17日,借款人邢承林尚欠民生银行贷款本金及利息合计人民币398326.98元,即邢承林的借款尚未归还完毕,此时代偿人是否具备向其他担保人追偿的条件?法院认为,债权人的债权存在不能完全得到清偿的可能性,如期待债权人的债权完全得到清偿后,履行代偿义务的保证人(或质押人)才能向其他保证人(或质押人)追偿,则可能发生代偿人永远无法向其他保证人(或质押人)追偿的现象,不符合公平原则,故应允许上述代偿人在债务人的债务尚未全部清偿的前提下,向其他保证人(或质押人)追偿;如其他保证人(或质押人)因本案分担了相应份额后,另行代偿,对于新产生的代偿款亦可另行追偿。

二、王建波以保证金形式代偿的387383.29元,是否可要求其他保证人(或质押人)分担相应份额?王建波代偿的387383.29元,系王建波的质押担保款及孳息,因当事人对物的担保的范围没有约定,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可以向债务人追偿,也可以要求其他担保人清偿其应当分担的份额。因此,王建波可以要求其他保证人(或质押人)承担相应份额。

三、本案的担保种类与担保人数如何确定?对于邢承林的300万元借款,根据最高额综合保证授信合同约定,存在陈建华、金湖、陶贤祥、张杏文、刘菊妹、李国芹、石冠雄、王建波、钱柯利九人为其提供的连带责任保证;华业公司、越星公司、佳友公司、天博公司、锦时公司为其提供的最高额连带责任保证。除此之外,陈建华、陶贤祥、邢承林、李国芹各向民生银行交纳了45万元保证金,王建波交纳了37.5万元保证金,作为任一授信提用人向民生银行所借款项的最高额质押担保。之后,邢承林以保证金及孳息归还了所借的部分借款,陈建华、陶贤祥、王建波均以保证金及其孳息代邢承林偿还了部分借款,李国芹的保证金则用于归还其自身向民生银行所借的300万元款项。综上,对于邢承林的借款,共存在十四个连带责任保证人、五个质押人。

四、在保证人与质押人产生竞合的情况下,如何确定各自应承担的份额?综上所述,对于邢承林的300万元借款,陈建华、陶贤祥、王建波、李国芹四人既担当了保证人的角色,又同时成为了质押人,且当事人对保证担保的范围、质押担保的范围未作约定,因此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可以要求其他担保人清偿其应当分担的份额。根据合同约定,各联保体成员彼此间的权利义务大致平等,故按担保主体数量平均分配各自应承担份额较为合理,亦符合各联保体签订合同时的心理预期,因此每一主体应各自独立承担原告代偿部分的十四分之一即27670.24元(387383.29元÷14)。

嵊州市人民法院判决:一、李国芹、石冠雄、锦时公司各归还王建波因履行担保责任而向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支付的代偿款人民币27670.24元,并各支付自2013年11月8日起至本判决确定支付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款限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二、驳回王建波的其余诉讼请求。

宣判后,李国芹、石冠雄、锦时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二审期间,三上诉人为邢承林代偿合计449093.41元,并认可系各为邢承林代偿149697.8元。

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担保法第十二条明确规定已经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或者要求承担连带责任的其他保证人清偿其应当承担的份额。该条款明确履约保证人享有两项追偿权:一是向债务人追偿,二是向其他连带责任保证人追偿。且两项追偿权是并列的,无先后之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0条第2款的规定并不是限制履约保证人向其他保证人追偿,仅是进一步明确履约保证人在向债务人主张追偿权后,其余保证人承担的责任形式是补充清偿责任。因此,上述条款与担保法第十二条在适用上并没有冲突。本案中关于质押担保与保证担保的范围均是明确的,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8条不适用于该案。但鉴于该案中质押人亦系对本案讼争全部债务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且各保证人承担的保证责任范围均相同,故原审法院判决按保证主体数量平均分配各自应承担的份额符合公平原则,并无不当。根据一审和二审查明的事实,王建波为邢承林代偿387383.29元,陶贤祥为邢承林代偿464859.94元,陈建华为邢承林代偿1289859.94元,李国芹、石冠雄、锦时公司于2014年7月21日各为邢承林代偿了149697.80元(合计代偿449093.41元),总计为邢承林代偿2591196.58元。综上,为邢承林向民生银行绍兴分行借款提供担保的担保人有十四人,每一担保人应当分担的份额应为185085.47元(2591196.58元÷14人)。与平均数相比,王建波多承担了202297.82元,陈建华多承担了1104774.47元,陶贤祥多承担了279774.47元,上述三担保人共多承担了1586846.76元;三上诉人各自承担的数额即149697.80元均低于平均数,故尚应各承担35387.67元,对其尚应承担的部分按照其他三保证人每人多承担部分与多承担部分总额的比例向三担保人分担相应的代偿款。本案中,三上诉人各自应向被上诉人王建波分担的款项为4511.37元[35387.67元×(202297.82元÷1586846.76元)]。鉴于王建波、陈建华、陶贤祥于2013年11月17日之前合计为邢承林代偿2142103.17元,当时每个担保人应分担的代偿款为153007.37元,而当时三上诉人各自应向被上诉人王建波承担的代偿款为21306.9元{153007.37元×[(387383.29元-153007.37元)÷(2142103.17元-153007.37元×3)]}。故对被上诉人王建波要求三上诉人各自支付21306.90元代偿款自2013年11月17日起至2014年7月20日止及4511.37元自2014年7月2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的请求予以支持,对王建波其余请求予以驳回。

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鉴于在二审过程中,有新的事实发生,导致原审判决对部分事实的认定不当,予以纠正。判决:一、维持嵊州市人民法院(2013)绍嵊商初字第90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及诉讼费负担部分,即驳回王建波的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500元,依法减半收取1250元,财产保全费1070元,共计2320元,由王建波承担220元,李国芹、石冠雄、锦时公司各承担700元(限李国芹、石冠雄、锦时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该院付清)。二、变更嵊州市人民法院(2013)绍嵊商初字第90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李国芹、石冠雄、锦时公司各归还王建波因履行担保责任而向民生银行绍兴分行支付的代偿款人民币4511.37元,并各支付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其中自2013年11月17日起至2014年7月20日止的利息按本金21306.9元计算,自2014年7月21日起至款项付清之日止的利息按本金4511.37元计算)。款限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

【评析】

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如何适用法律存在较大争议,对此,笔者认为,如果其他连带责任保证人可以以履约保证人没有向债务人进行追偿为由而拒绝履行属于自己的偿还义务,则无疑会增加已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的风险,将追偿债权所需要付出的时间和劳力成本全部加诸履约保证人,则会使保证人互相推诿,怠于履行自己的义务,也对履约保证人明显不公,故应赋予履约保证人向债务人追偿或者要求未履约保证人分担其应承担份额的选择权。

现实生活中,如当事人之间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且债权人与保证人之间未约定保证份额或约定保证人对全部债务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仅向部分保证人主张了权利的,该部分保证人承担了保证责任的保证人追偿。司法实践中,一般会出现以下几种情形:

一、履约保证人仅起诉借款人,未起诉其余未履约保证人的情形。在该种情形下,根据担保费第三十一条规定,借款人作为最终的责任承担主体,自然应该归还保证人按照约定所代偿的全部款项,并支付代偿日之后产生的相应利息。

二、履约保证人未起诉借款人,仅起诉其余未履约保证人要求分担代偿款的情形。根据担保法第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0条第2款的规定,如保证人之间对各自承担的保证份额有约定,则履约保证人可要求其他未履约保证人承担约定的份额;如无约定,则应按保证人的人数平均分担。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均可向债务人追偿。

三、履约保证人同时起诉债务人及其余未履约保证人要求归还代偿款的情形。如履约保证人代偿后同时起诉债务人与未履约的保证人,则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0条第2款的规定,首先确定债务人对保证人代偿的款项承担归还责任;其次确定向债务人不能追偿(不能追偿是指对债务人的存款、现金、有价证券、成品、半成品、原材料、交通工具等可以执行的动产和其他方便执行的财产执行完毕后,债务仍未能得到清偿的状态)的部分,由各连带保证人按其内部约定的比例分担。没有约定的,平均分担。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均可向债务人追偿。

准许履约保证人合理选择实现自己利益的途径,有利于保障履约保证人的权益,使其受损利益能及时且最大限度地得到弥补,也有利于鼓励保证人讲究诚信,按约承担保证责任。其余未履约保证人承担的亦是自己应分担部分,且承担后可以向债务人追偿,故其利益并不会因此额外受损。综上,笔者认为履约保证人应享有向债务人追偿或者要求未履约保证人分担其应承担份额的选择权。

(作者单位:浙江省嵊州市人民法院)


http://www.miitbeian.gov.cn版权所有©江苏济恒律师事务所    苏ICP备11018085号     地址:江苏省泰兴市国庆东路1号华泰大厦8楼    电话:0523-87775550